亚冠赛场全面失守 惨败开局 中超球队仍有微弱收获

0

2022亚冠小组赛,狮城水手3∶2战胜山东泰山,图为18岁小将杨瑞琪(右)与金信煜争顶。视觉中国供图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国足和U23国足在海口观澜湖基地的“14+7”隔离结束,但他们苦盼的假期时间不长:俱乐部已经集中备战联赛,虽然联赛启动时间不定,但为最大限度排除不确定因素,各级国脚最多只有一周休息时间便要归队。国足今年已无比赛任务,主教练李霄鹏去留还待“组织决定”,U23国足则有杭州亚运会任务,目前张琳芃、吴曦、张玉宁3名超龄球员已与球队合练,主教练扬科维奇的计划还包括在7月上旬集结出征在日本举行的“东亚杯”赛,鉴于中超联赛最早也要接近5月中旬开赛,U23的备战节奏并不轻松。

中国足球的2022赛季注定困难重重,U23国足不得不肩负起“争脸”和“提振士气”两大重任:相隔1个月的东亚杯和亚运会,U23国足只有通过出色表现扫除国足12强赛铩羽而归的阴云,接下来的巴黎奥运会和美加墨世界杯周期,中国足球的日子才会相对好过。

而作为本赛季开春首场大戏,亚冠联赛小组赛刚刚进入收官阶段(截至4月25日,6轮小组赛已经战罢4轮),F组的山东泰山和I组的广州这2支中超球队净胜球数“惨不忍睹”(山东泰山1平3负净胜球-12个,广州4连败净胜球-21个,分列东亚区倒数第二、第一)——应先参加附加赛的长春亚泰和分在J组的上海海港在开赛之前便已官宣退赛,因此尽管小组赛尚有两轮,球迷却已可以用“史上最惨”来形容这个赛季中超球队的亚冠之旅。

综合各地防疫政策,本赛季亚冠联赛小组赛仍以赛会制双循环方式分区进行,在东亚区,山东泰山小组赛地点为泰国武里南,广州小组赛地点为马来西亚新山,对于指派“二线队”青年军参赛的两支球队而言,此番出征旨在“锻炼”,并无“小组出线”压力,只是开局立足未稳、完全没有做好“亚冠联赛”准备,从而导致军心涣散、溃败一发而不可收拾。

以广州队为例,0∶5不敌柔佛DT、0∶8不敌川崎前锋、0∶3不敌蔚山现代、0∶5再输蔚山现代,“干净利落”4连败成为东亚区首支无缘出线球队令国内球迷感慨万千:2013赛季和2015赛季,如日中天的广州恒大两夺亚冠联赛冠军,不但吊起球迷胃口,还为下一个周期的“归化大计”提供了“可行性报告”,甚至2019赛季,球队仍然打进亚冠4强展示出稳定状态,但自从2020年集团身陷“财务危机”,广州队瞬间跌落王座,入籍球员先后离开,一线队运营费用断崖式降至原先“零头”,球队能否整体完成本赛季中超联赛才是广州球迷担心的现实问题。在“中国足球”这艘大船不断降速的最近两个赛季,俱乐部需要经历的苦难其实早已注定,唯有根基牢固的“传统豪门”才具备最大的抗风险能力。

和身处“风暴眼”的广州队相比,山东泰山青年军虽然也是惨败开局,但在适应亚冠联赛节奏之后,球队接连两场小组赛打出正常水平,正是得益于“稳定”心态:0∶7不敌大邱的首场比赛,全队束手束脚毫无“职业运动员”作派,第二场0∶5再输浦和红钻,球队风貌已经有所转变,到0∶0打平狮城水手拿到亚冠第一分和北京时间今天凌晨2∶3惜败狮城水手,山东青年军展现出的韧性已然是年轻球员们在亚冠赛场的锻炼指标——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比赛第84分钟,19岁的刘国宝在狮城水手队禁区内依靠流畅的衔接动作晃出射门空间爆射得手,这样的佳作在国内并不多见。根据赛程,缓过神来的山东鲁能还要在本周内再战大邱、浦和红钻,这两场硬仗“胜负”结果意义不大,但对于年轻球员的成长而言,“练级”的作用不言而喻。

因此开局惨败并不意味着中国足球的亚冠之旅全无是处,至少依托国内稳定的青训体系,山东鲁能的青年军逐渐展现出与能力相匹配的实战能力——与亚洲强队不可比但与亚洲第二档次球队相比,差距处于可以弥补程度,结合此前“迪拜杯”同样“正常”发挥的U23国足表现,中国足球体系虽然禁不起推敲,但年轻球员的“亚洲二流”竞争力还未丧失,乐观的中国球迷也有理由继续观望接下来的亚运会和奥运预选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