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诺奖得主谈教育:不能哒哒哒哒哒一个调调

0

核心提示 如果这两天,你在河南高校内撞见一个笑容可亲、气度儒雅的高个子老人,可要睁大眼睛看仔细了,因为,很有可能与你擦肩而过的是咱河南籍华裔诺奖得主崔琦。

22日晚从西安飞来,崔琦与太太马不停蹄,把游子回乡的行程“密密织”。23日,他参观了河南省博物院,盼望新世纪河南能延续历史辉煌;他接受河南省省长谢伏瞻会见,分享对河南发展加速度的惊讶;昨日,他一口气赶了两个“场子”,与河南高校学子亲密接触这位诺奖得主以治学做人之光,所到之处,掀起了一阵让家乡自豪的“诺风”。

62年前,小小少年只身从河南宝丰出发,踏上了香港、美国求学路,行囊里是慈母一针一线缝制的蓝黑棉衣昨天,已逾古稀的崔琦携太太首次归乡,他依然一袭蓝黑,出现在河南高校的校园里,清瘦高挑、精神矍铄、脚步轻快,脸上,笑容淡定坦然

近乡情更怯,可敢问来人?去国62载,已经不需要多余的语言和动作,一个微笑已经足够。从昨日上午10时,崔琦到达河南工业大学学术报告厅门口开始,亲切微笑成为他河南高校行的表情标志。

对于“学”、“脚”这样的字眼,崔琦依然露出乡音的注脚,他却笑说:“我讲的是官调河南话”,曾经中国之中的家乡文化,依然是他的骄傲。

在很多青年学生心中,崔琦是知识改变命运的符号性人物,而这位诺奖获得者,归来的头件大事便是关注教育。

他与在座的师生耐心地讨论有关教育的细枝末节,理性地评价中国当前的教育现状,一方面他犀利地指出,教育不能是“哒哒哒哒哒”一个调调,不能做“观光”式教育,“上课带有观光性,是走别人走过的路。而做研究,带有探讨性质,我们的教育也是如此。”一方面,他拭目以待:“百年育人,国家已经做了大力投资,改变一个传统不能苛求一两天。”

而当在座学子抛出“崔老师,1998年您获得诺奖,能否跟我们分享下经验?”崔琦总是微笑着摆手,在场的一位负责外联的学校负责人表示,一遇到关于“诺奖”的话题,崔老一定是虚怀若谷“没啥可说的”。

如果把年份作横轴,产量作纵轴,3年来,河南以粮为笔,描绘着节节上升的粮食产量路线图。虽然身在国外,崔琦一直关注河南乃至中国的粮食问题,访问期间,他几次向河南工业大学校长张元请教粮食生产和研究,并留下一句质朴的话:“填饱肚子最重要”。而他的家乡河南,没有忘记历史使命,国家粮食生产核心区和中原经济区、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均提到了国家级战略定位。

在工大会场,有粮油学院的学生提到有人预测2025年可能会出现的粮食危机,“欧美怎么评价和研究转基因粮食?”崔琦的回答斩钉截铁:“粮食问题不要看欧美餐桌,要看饿着的餐桌。挨饿的时候,目标是填饱肚子,不是食物本质。”

这次归来,家乡给崔琦带来了“想象不到的巨变”,他相信进入新世纪的河南,一定会延续历史的辉煌,为祖国乃至世界的发展做出应有贡献。

“我从乡下出来,没有见过城里的电,我也想过将来回去,让家里也有灯。”生存是最大的动力,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是崔琦在郑大座谈会上说的一句话,轻缓语声中,却满怀深情。

“我确实不是一开始就学物理的。”现场,有青年学子询问他如何做到从医到物理的转变,又怎样持续保持兴趣。崔琦讲述了与“现实”和“幸运”的几度机遇。

作为香港中文学校的学生,中学即将毕业时的崔琦曾经报考台湾大学的医学系,这是容易就业的专业。而那一年,香港的中文学校也有了报考国外大学的机会,于是,崔琦抓住了机遇,考上了美国伊利诺伊斯州罗克岛奥古斯塔纳学院,转学物理。1961年崔琦从该学院毕业后选择到芝加哥大学深造。yobo体育官网登录

在芝加哥大学,物理学大师史达克教授和被称为“诺奖摇篮”的贝尔实验室的罗威尔教授共同引导他走向成功。“我也是学电子的,我知道研究理论比较枯燥,如果没有特别兴趣,研究起来特别困难,真正做理论得特别执着才行。我们要学会从实验室里的动手开始,找乐趣,永远不会boring(厌烦,觉得无聊)。”

崔老睿智、谦虚、实诚,带来的是震撼,给了我们勇气和希望,一定会给我们带来质的提升

“大师离我们并不遥远,这样的大师是真实的,是触手可及的。”昨日郑州大学座谈会结束,慕名而来的“济济人才”争相向记者勾画对这位大师的接触印象。郑州大学物理工程学院研二学生小王表示:“他来到我们身边,带来的是震撼,学习理论脚踏实地,崔教授给了我们勇气和希望。”

“崔琦是个学者,大师风范。”郑州大学校长刘炯天昨日与大河报记者分享“诺风”印象认为,崔老以前把北京当做落脚点,现在郑州大学想邀请他以后把郑州作为落脚点,把郑州大学作为落脚点,为了河南高等教育的发展和河南学界的研究,能够进一步加强交流合作。

“崔教授教给我们一个是兴趣、一个是执着。”会后,河南工业大学常务副书记王玉斌依然向学生们“念叨”着崔琦留给治学者的两个“秘诀”。

王玉斌说,中国人在智慧、勤奋方面绝不弱于西方人,这从崔教授身上便可看出。他的严谨和朴实体现在对粮食问题的关注,“工大在粮油方面的研究崔老问得很细,在生物、环境方面的延伸,他也提了不少问题和建议。”

受崔琦指点,王玉斌说,今年工大将加快国际化步伐,在深度国际教学交流上做文章。

“对于在物理学圈里的人,崔教授就像我们身边的老师和家人一样,我们既会学习他的理论,也会关注他的动向。”郑州大学座谈会上,郑大物理工程学院老师李新建一早就来到会议室“占位”,并第一个举手提问,会后他还冲到崔琦面前主动握手,李新建告诉大河报记者:“这种感觉不是在追星,虽然他的研究成果给霍尔效应家族带来了巨大推动,但是他对科学认真,待人很实诚,也不把自己往传奇人物的故事里套。”

作为一线老师和研究者,他们对崔琦有什么期待?李新建说:“我们当然希望他能够多和家乡学界互动讲学,这会给我们带来质的提升,不过一切期待都要建立在崔老健康情况和个人意愿上。”

1957年香港培正中学毕业,1958年赴美国,就读于伊利诺伊斯州奥古斯塔纳学院。

1967年在美国芝加哥大学获物理学博士学位,此后到著名的贝尔实验室工作。

1982年起任普林斯顿大学电子工程系教授,主要从事电子材料基本性质等领域的研究。

1998年10月13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把1998年诺贝尔物理奖授予崔琦与德国科学家霍斯特·施特默和美国科学家罗伯特·劳克林,主要表彰他们发现并解释了电子量子流体这一特殊现象。

他在霍尔效应家族中的建树,将可应用于研制功能更强大的电脑和更先进的通信设备。